椛妖

APH/全职*bg/gl*他人怀糖罐,我有笔如刀*

[米白gl/冷战]学校

(1)

娜塔莉娅才不是他们口中高傲冷漠又什么容色傲人的天鹅,用如此美丽的物种来形容她的人一定是烧坏了脑子才会说出这话。学校那帮愚蠢的人一定都是被这女人的外貌冲昏了头脑,他们根本就不了解她乌黑锃亮的本质。

艾米丽泄气一样地盘坐在冰面上恶狠狠的敲着她酸痛的腿,愤愤不平的对着旁边动作标准的姑娘做了个鬼脸。上帝,谁见过会滑花样滑冰的天鹅。要不是因为她是我的搭档,女英雄现在都应该在家和Alf吃着汉堡打游戏了,而不是在这冷的要死的鬼地方一遍遍的练习下个月才预演的花滑节目!

整个社团那么多人,凭什么偏偏要找自己来给她当搭档,女英雄才不信什么我是社团里最擅长滑冰的鬼话。金发的辣妹腹诽着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一定是因为自己的同胎兄弟阿尔和娜塔她哥伊万最近又打了一架的原因,她才会莫名其妙的被娜塔莉娅挑中。

就凭着这姑娘那为他哥哥献出一切都毫不动容的架势,艾米丽绝对有理由相信她会为了那样的"小事"这么对待自己。艾米丽在娜塔莉娅目光的洗礼下终于拍拍手从冰上爬了起来,她撇着嘴拉住搭档的手一蹬冰面想要尽快结束今天的练习,却蓦地发现她的手指比自己的还要冷上一些。

噢..女英雄大人大量就勉为其难的不计较这些事情啦。

艾米丽侧过头瞟了她一眼,又立刻就把头转了回来。

好吧,其实她也没有那么不可爱。

看在她家哥哥阿尔把伊万的手臂弄脱臼了的份上,被这个幼稚的家伙坑一次也没什么事吧。艾米丽搂着娜塔莉娅的时候这么想着,却忽视了阿尔弗雷德的腿被医生打了石膏的事情。

反正也是"小事",那么细节也就不用在意了吧。

直到娜塔莉娅一个不稳撞倒了艾米丽并将她当做垫子砸到她身上之前,艾米丽都是这么想的。

但是之后呢?

艾米丽套着睡衣盘坐在地毯上揉着自己仍旧很痛的脑袋,扭头看了看躺在自家沙发上发着烧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睡熟的漂亮姑娘。
上帝,她真是再也不想管她了。

"What the fuck。"

(2)

阿尔弗雷德又和伊万打起来了,这回是伊万先动的手。

这是经常发生的事情,尽管阿尔弗雷德本身觉得这并不是打架,只是友好的交谈。可是所有旁观的人都这么觉得,就算他们曾见到阿尔弗雷德和伊万有说有笑的坐在咖啡厅里,可他们仍旧觉得他们两个是敌人,他们两个互相厌恶。这是一种十分准确的直觉,只是并不止存在于女性的头脑里。

就像他们有预感,这次阿尔弗雷德或许会赢过伊万,这是很少见的事情,因为他们经常是不分胜负的。可是今天的伊万看起来十分疲累,他的脸色不太好看,动作也比往常要慢上几秒。而这几秒的时间,已经足够阿尔弗雷德将他摁在地上举起拳头了。这并不奇怪,这是他们早有预感的事情。

但伊万被摁在地上也没有一个人冲出来帮他,这就非常奇怪了。要是以往常的模式,伊万的姐妹和"朋友"早就该冲出来替他挡住阿尔弗的进攻了。毕竟他的姐妹爱护他到了极点,而他的"朋友"则是他最好的盾牌。只是今天没有,没有人出来替他挡着,就是几乎与他形影不离的托里斯、莱维斯和爱德华也没有出现。

终于,伊万握住了阿尔弗雷德的拳头,就算他仍旧是低下头不住地咳嗽着。旁观的人们后退了几步,他们觉得伊万现在就像个纸片,带着一扯就碎的质感。他们害怕有些事情会发生,所以他们尝试着远离现场。但是下一秒,伊万就恶狠狠的还给了阿尔弗雷德一拳,他这一拳直接让阿尔弗雷德跌到了地上。

现在他们全都躺在地板上了。

"你太自大了,琼斯。"

伊万撑着地站起来,走过去弯下身揪住阿尔弗雷德的领子将他拉起来抵在墙上。伊万的脸色看上去有点儿发灰,像是阴雨前浓云密布的天空,就连嘴唇似乎也干枯的毫无血色,而他正用他那双灰紫色的眼睛盯着阿尔弗雷德,额角的血让他显得格外脆弱。

靠在墙上的阿尔弗雷德不屑的抹了一把破损的嘴角淌下来的血,忍着火辣的疼痛冲着伊万扯出一个美国式的笑容。阿尔弗雷德摁着伊万的手,蓝色的眼睛衬着他欠扁的笑容有些刺眼,可是伊万没心情管那些,他和他还有一笔很重要的账要算。

"说,你让艾米丽把娜塔莎带到哪儿去了。"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