椛妖

APH/全职*bg/gl*他人怀糖罐,我有笔如刀*

[塞*舌*尔/国设史向]天蓝

他们说,塞舌尔群岛是印度洋上漂浮的明珠,也是人间所存在的最后的伊甸园。

塞西莉亚坐在椰子树的荫庇底下,背倚着树干,惬意地哼唱着一首不成样的歌儿。她仰起脸来,瞧着海平面上方带着光晕的蔚蓝的天空。

“哗哗——刷——”

那是贝壳里传来的浪花的声音,是乳蓝色的海水在拍打着细白的面粉沙摊。像是天蓝色的裙摆搭在塞西尔蜜色的肌肤上。天边的夕阳已经沉甸甸的坠下了,耀眼的绯红像是缠绕在她发辫上的鲜红的缎带,在风与卷云的推搡下在空中荡来荡去。

这两条发带是波诺弗瓦先生送给她的,那已经是很久、很久——对于国家来说,也或许并没有那么久——之前发生的事情了。塞西莉亚歪着脑袋,用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斜瞟着系在辫上的蝴蝶结,纤细的指尖百无聊赖地卷弄着搭在肩上的发。

是的,她到现在还把那些画面记得清清楚楚的。塞西尔放开了头发,她尝试着把自己的目光和思绪从那段绸带的来由上移开,去看看眼前的风景,或者想想其他更好玩的事情。

然后她意料之中的失败了。

塞西莉亚并不是个喜欢回忆的姑娘。她还年轻的厉害,像是一杯还没沾上多少灰尘的干净的水,而年轻的人们,大多是不愿沉浸于回忆中的。

可弗朗西斯弯着腰替她梳头的模样仍旧留在塞西莉亚的脑海里,它已经被她缤纷的思绪所唤醒。就算她已经忘记了他当时说过什么话、穿了怎样的衣服、有着怎样的表情,可是这段记忆并没有被她遗忘,反而在现在的环境下显得愈加亲近了。

而当塞西莉亚真的闭上眼好好地、努力地思索的时候,回忆里的画面却像那两条鲜艳的绸带一样被流水般的岁月冲刷的掉了颜色。她只好撇着嘴睁开眼睛,放弃仔细阅读曾经的想法,继续看着地平线上那团红彤彤的火缓慢的掉进海水里去。

塞西莉亚知道,时间已经带走了曾经的一切,就算是他们这样的存在也无法阻止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

只是时光所带来的那些匆匆淌过她的身躯的水流并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过多的印迹,就如同是现代文化的叨扰并没有侵蚀掉这岛屿的原始与淳朴,反而给它们的神秘与宁静增添了锦花一样。

纯朴与宁静,这正是历史的神明在岁月中沉积下来的、赏赐给塞舌尔的礼物。

而不论是塞舌尔还是她的国土,她们都心怀感激地接下,并珍存着历史给予的花冠,也都珍存着她们还未被历史丢弃的奋发的曾经。

或许她可以轻易的将回忆里的不甘与痛苦一笔勾销,她们可以笑着说她们一直是现今这样惬意而幸福的存在。可她却无法勾销那回忆的画面上灰蒙蒙的雾,那是她所埋藏于内心直至今日的愧疚与坚定。

是的,她曾经贫穷,曾经绝望,也曾经为了人民而奋然离去。可那到底是曾经,现在的他们仍会在她艰难时拉她一把,现在的她也仍会在清晨微笑。

塞西莉亚拢着自己耳边被风吹起的乱发走过海浪与沙滩的分界,白色的泡沫拍在她的足背上,冰凉凉的,还带有些丝丝的痒。这让小姑娘愉快地笑起来,露出了和洁白的贝壳一样排列整齐的牙齿。她停了步伐,弯下腰将脚上的凉鞋撸下来提在手上,赤着脚在软沙上散步。她手里的鞋子随着她的动作晃悠悠地摇摆着。

而夕阳已是将尽了。

塞西莉亚抬起尚空着的手,抹了把被晒的有些发红脸颊。她足下那些像金子般闪耀的砂砾让她想起一个流传已久的传说。

他们说,塞舌尔群岛藏有千年前海盗的秘宝,是上帝为她的微笑而赐予的礼物。

这是什么时候开始流传起来的呢?塞西尔看着斜阳,抬腿将浪花送上岸的贝壳踢回了海里去,跳跃的水沫冲刷着她的肌肤,就像是当年她随着亚瑟出海的时候。

那也是她第一次去用自己的眼睛,而非通过别人的描述,去好好的瞧瞧这个世界。

尽管她早已不记得当初自己是因为什么、又是怎样踏上那艘海盗船的了。

但是当时那忿郁而广阔的深色海洋至今仍留在她的脑海里,那般自由又古老的海域,是她至今所见过任何东西都无法与之比拟的。

夕阳的光越来越灿烂了,涨潮的时候也就到了,温顺的海水缓缓地漫上沙滩来,涌出一波又一波的泡沫。而塞西尔的足迹早就调皮地在贴着海水的沙滩边转了一个大而扭曲的圆弧,她那双白色的凉鞋正放在一块礁石的上边,被恶作剧地摆成了“跳海者遗留下来的鞋子”。

只是鞋子的主人塞西莉亚并没有真的驻足在海洋里,她站在海岸边想要拥抱世界一般地张开双臂,迎接着在阳光召唤下中逐渐变得强硬的浪花。

而这个世界的历史也像这有律可循的浪花一样,仍旧沿着时光的轨迹向着前方,向着宇宙里那昏暗的未来奔去。

“喂!海鸥先生!早点回家去吧!”湿了裙摆的少女在岸边高举起手臂,冲着蓝天上唯一的鸟儿呼喊。她放肆地笑着,眯起眼睛,露出洁白的牙齿。那只海鸥像是听明白了般回应了一声鸣叫,在她的头顶盘旋几圈后向着海平面飞去,不见踪影。

塞西莉亚把鞋子从礁石上拿下来,回过头看着这片可以称之为她的“乳母”的海。起伏的波浪的光映在她的眼睛里,似乎是在里面装下了这个海岛的整个夜空。

“晚安!七姊妹的海!”

塞西尔转过头,赤裸的脚丫在沙滩上留下了一串歪歪扭扭的足印。天空在她的身后一点一点地阴沉下去,最终被墨染成一片深色。

浪花温柔地抚慰着沙滩,而印度洋的回话则化为海螺里的点点涛声,融化在夜晚海边这潮湿的空气里。

它说。

晚安,塞舌尔。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