椛妖

APH/全职*bg/gl*他人怀糖罐,我有笔如刀*

[露主/史向]蜕变

至我最尊敬的、亲爱的俄*罗*斯,愿伏尔加河的波浪与您的眼眸一同熠熠生辉

【注:屯了差不多半年的短篇。史向,大概是沙俄转变为苏联的过程,文笔渣,时间颇为混乱,虽然是露主但着重点并不在于人物。这儿是第一次写伊万,希望能得到一些建议】

————————————

————————————

《零》

“看呐,多美的黑夜。”

“而在这夜空之下的,你能看见的、所有被白雪覆盖着的地方,都将成为我们的国土,我将满载着星辉归来。”

“相信我,万尼亚。我会把你和你的姐妹们,变成一个真正的,完整的帝国。”

“你会更加强大,我一定要把你变成一个令人生畏的强权国家,这样就再也不会有人随意欺辱你了。就像是你常说的那样,天佑沙皇,且帝俄不朽。”

可是再美的夜也挺不过黎明,吞并再多的国土也无法抹杀那些民族复国的心,再繁盛的帝国也有衰败的一天。这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是可以永垂不朽的。

强盛如罗马,也抵不过历史与时光的摧残。

当叶卡捷琳娜•阿克列谢里耶夫纳陛下的音容已逝去多年;当贫苦人民的怨恨已经压制到极点,再也忍无可忍的时候。

所谓的强权就再也无法压制人们向往自由的心了。

并不是吉普赛人的叶卡捷琳娜女王怎么会想的到呢,仅仅是百年之后的几句传言,便折断了双头鹰的用来翱翔于天空的羽翼。

《壹》

乌云沉甸甸的缀在天空上,站在小院子里向失败的统治者告辞的安东尼娜,提起裙摆对着自己的弟弟行了最后的宫廷礼。她利落的铂金色短发在她妹妹的眼里,倒是多了些洒脱的意味。

曾经有着一头令人艳羡的漂亮鬈发的冬妮娅,早在得知人民起义的消息时就抄刀割断了她闪闪发亮的长发。当时的娜塔莉亚就站在一旁,看着她剪掉的发丝落在冰凉的理石地面上。

那些弯曲的蜷缩在一起碎发团,倒是像极了曾经挤在一起靠着体温取暖的他们。

娜塔莉亚曾问过姐姐,问她为什么剪掉它们,也问她怎么能舍得让那么柔顺的、陪了她多年的长发变成现在齐耳的样子。

可是她姐姐的回答从来都只有一句,就连配合的动作也没有变过。

冬妮亚总是搂住她的妹妹,温温柔柔的笑着回答说,这就像是一次仪式,把它们当成是这次仪式的祭品不就好了吗,也当做是向过去告别的纪念。

向过去告别。

现在想想,她当时的回复还真是一个绝妙至极的讽刺。

娜塔莉亚盯着安东尼娜义无反顾的背影,忽然想要知道,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是不是像表面那样波澜不惊。

毕竟他看上去依旧是那副冷静又不失尊贵的模样,就连眼里的笑意都未变分毫,这就似乎是他早便料到了这个结局一样。

也似乎是暴风雨前天空,平静的可怕。

《贰》

冬妮亚的离开就像是一把开启闸门的钥匙。

那天晚上,娜塔莉亚站在伊万的身后,安静地模样像是一尊精致的雕像。

他只驻足在窗边,从被掀起的布帘的缝隙里注视着曾经的帝国昏暗的夜空,也注视着玻璃上女孩的影儿。

“你也想离开我吗,娜塔莎?”

从未拒绝过他的姑娘这回却只是抬了眼睫,紫色的眸子里映出兄长的背影来,那么清晰真实,却又虚芜的可怕。

没有听见回答的男人看着天地交接的远方露出了一个看似理解的笑容,捏着布料的手指却在关节处泛起了惨黯的白。

刚刚在娜塔莎掀起眼帘望向他的时候,伊万才发现,自己已经没法在她的身上找寻到原来那个倔强、执着、又有些任性的少女的一丁点遗物了。

现在的娜塔莉亚的眼睛,就如同是一潭平静的困水,里面竟只剩下呆滞又死板的平静。

那双眼睛有些像是他送给她的那些露西亚人偶,它们都和现在的她一样,空有一副精致美丽的躯壳,可是却无法拥有自主而独立灵魂。

伊万面颊上的笑在他想到这些的时候忽然僵了一瞬。是的,娜塔莎缺少的是如从前那般的灵魂。

她到底是要跟着她的姐姐一起离开他的,为了那份自由的独立。

而‘独立’这件礼物对于他被侵占了百年的妹妹来说,也的确有着足够诱人的份量。

他回过身来看着她,笑容温和的像是向阳花田里洒落的阳光,眸子却锐利地像是只紧盯着猎物的雪熊。

“你会自己回到我身边来的,娜塔莉娅。”

他撂下了窗帘向着娜塔莎的方向走过去,缓慢的步伐像是在踏着一首古老民谣的节拍。

“她也是。”

月光洒进屋子里,在地面映出她与他的影子。他们的影子随着各自的动作在理石上重合又分离,像是个纠缠了百年的故事。

[公元一九一七年,乌克兰宣布独立。]

[次年三月,白俄罗斯人民共和国成立。]

《叁》

大规模且频繁的人民起义召示着这个盛极一时的帝国的灭亡已经是一件没法阻止的事情了。

“明明我已经这么努力了,为什么他们却还是不满意呢,不论是上司还是人民,总是来给万尼亚添麻烦…俄罗斯可不需要不听话的孩子呐。”

尽管是这么说着,伊万心里却也明白,这个帝国苟延残喘的时间并不剩下多少了。

当那位来自德国的亚历山德拉皇后站在伊万的面前,低下她高傲的头颅向他澄清谣言时,伊万就彻底明白了这件事情。

但他已经无法打开面前的死局,也无法去力挽狂澜了。

他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在有限的时间里,尽可能的去保护四位女大公和小皇储的平安。

这个决定让伊万在很多很多年之后也还是会想起当年的大公主,尽管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记得那么清楚,清楚到几乎每次回忆起来都像是身临其境,却又是像在观赏一场古老的话剧:

奥利加坐在育儿室的沙发上,白皙的指尖点着瓷杯的杯沿,可那本应热雾蒸腾的茶水却早便冷了。她看着桌上修剪精美的花,怔怔地想着自己的事情。

门被推开的声音打断了公主的思绪,回过神来的奥利加向着声音的源头望去,目光里瞬间的躲闪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

“...您来了。”

伊万走到她的面前,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他的身上还穿着没有来得及换下的戎装,鼻尖上因为寒冷而出现的红晕还没有消散。

奥利加知道是谁让他来这儿的,除了因为弟弟而脱不开身的塔季杨娜,还有谁会特地请他来劝说自己呢。

“你好像闯祸了呢,奥利加。”

他的语气就像是天气一般平和,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可他对面的姑娘却是沉默了好一会,然后才开口道:

“我不觉得我做错了什么...我本就不想嫁给他。”

“为什么?”

伊万的这个问题让奥利加的心情有些烦躁,大公主与生俱来的专制倾向似乎愈加明显可见,但她依旧在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

她看着他说道:

“我不希望离开这儿,也不希望去别的国家,还要给一个我从没见过的男人做妻子!”

她猛地站起来,情绪忽然变得激动,就连音调也也高的可怕,那歇斯底里的声音几乎是在尖叫道:

“我宁愿嫁给一个俄国的士兵也不要嫁给什么他国的皇子!我不嫁,没人能强迫我嫁!我绝不离开这个国家!”

伊万低下头,藏住了眼底意味莫名的悲悯。他并没有立刻回话,只是拿了桌上未动过的茶杯,让已冷的残茶湿润自己的唇舌:“…还是再考虑一下吧,奥丽加,这是为了你好。”

后来发生了什么呢?他已经记不得了,漫长的岁月让他的记忆早已不复当初那般明鲜。

他只知道,直至帝俄灭亡的时候,尼古拉一家也没有一个人离开了这个国家。

当阿芙乐尔的战歌在冬宫旁响起。

那么一个辉煌的时代,在这时,便是真正的落幕了。

《肆》

其实伊万早就知道这个腐朽的帝国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下去了,在那些心怀不轨的德国特务开始散布涣散民心的谣言的时候,这个内里已经千疮百孔的帝国就注定了毁灭的命运。

所以他选择了妥协于时代的潮流。

他默许了贵族们谋杀格里高利,他劝说自己的上司退位让权,他给予困苦的人民造反的勇气,并向那些注定胜利的人表达了自己的立场。

伊万从未怀疑过过自己所做的这一切的正确与否,就算他得知尼古拉二世一家都被监禁起来的时候,他也没有对自己的决定产生过一丝一毫的怀疑。

这种心态一直持续到沙皇一家都被暗杀之后的那天早上,当伊万从身边士兵们带着惋惜的谈论里知道这件事的时候。

听见这件事的布拉金斯基先生坐在椅上,兀自愣了很久,在那漫长的时间里,他的眼前忽然就出现了十几年之前的一件事情来。

他看见当年那个小小的女孩抱着绘图册,扬起她洋娃娃一样可爱的脸庞注视着自己,她海色的眼睛里闪着漂亮的光。

他听见她清脆的声音回响在房间里,那里面带着点温柔的敬意:“我能请您等一下吗,伊万先生?”

被拦下来的他看着面前的小姑娘,笑着摘了军帽蹲下身子揉了揉她柔软的发:“这没什么不行的,玛莎。”

得到了令人满意的回答的玛利亚弯起她那双生动的大眼睛,低下头将一副早就画好的油画从绘图册上拿下来,庄重的用双手捧着给他递了过去。

那是一张仔细又认真的作品,看起来似乎是改过很多次了。上面略显稚嫩的笔触让这些人物看起来都有些可笑,不过在她这个年纪的人能做成这样也很是不错了。

是的,她曾送了他一个可喜又特别的礼物。这就像她的家庭教师说的那样,玛丽的确是个有绘画天赋又友善礼貌的女孩。

他看见自己接过画仔细的看了一会儿,然后把纸张转过来冲着面前的孩子,问话的笑容里是少见的柔和:

“让我看看...这都是谁?”

“在这儿的两个姐姐,坐在一起的是我和小安娜。而站在这个位置上的,”

皇女殿下用她白嫩而圆润的指尖指着画上唯一一个站在中间的男性人物,语气里洋溢着满满的愉悦和自豪:

“是你。”

记忆里玛丽亚那清亮又温柔的声音如在耳畔,而那副放进相框摆在他桌上的珍贵的画,则将他一直以来坚定的无悔剥削的一干二净。

伊万从来都以为自己可以保护他们。他以为自己能保护得了娇纵自我的奥利加和冷静睿智的塔季杨娜;也能保护佻巧善良的玛利亚、淘气调皮的安娜斯塔西亚以及体弱多病的小家伙阿列克谢。

只是现在看来,他谁也没能保护得了。

可伊万又能去做些什么呢,那些无辜的孩子们的命运已经在昨天就注定了,而他的生命,却还在无情的继续着。

只不过是双头鹰的翅膀已被镰刀锤子砍断、帝国的光芒也被金星未落、红日高起的天空取代罢了。

只不过是…新生的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取代了曾经强盛的俄罗斯帝国,他与姐妹曾一同居住的冬夏皇宫,变成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罢了。

这场蜕变的结果,仅此而已。

[公元一九一七年十一月,俄罗斯帝国更名为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

[公元一九二二年十二月,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正式成立。]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