椛妖

APH/全职*bg/gl*他人怀糖罐,我有笔如刀*

随笔(历史向/立主/露立白)

o本来是想写个小段子谁知道手一抖就出来了一个大长段,嘛,姑且当做小段子看吧orz

o讲的是一场三角型的暗恋。

o私设多如狗

很少有人能像托里斯那样,在了解了娜塔莉亚那幅皮囊下的全部恶劣、并知道娜塔莉亚不喜欢甚至有些讨厌他的情况下,还那样几十年如一日的迷恋她。

他们相遇的情节并不是恶俗的“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从此再也不能忘记你容颜”的一见钟情,毕竟托里斯第一次见到娜塔莉亚的时候,她还只是个小小的孩子。

当时,娜塔莉亚那双紫色的眼睛还没有变成之后那令人着迷的星眸,那头柔软的发也没有长成之后那闪闪发亮的长发。托里斯第一次遇见的娜塔莉亚,就只是个有些怕生的普通的小姑娘。

她的眼睛干净的如同湖水,声音脆嫩的又像是风琴演奏的音乐。

可那双眼睛从未瞧过托里斯一眼,那话语几乎也是在谈论与他无关的事情。在托里斯的记忆里,娜塔莉亚的一切都似乎是围着她的兄长伊万――那个有些奇怪的围着长围巾的孩子进行的。不论是她的心情,还是她的想法,她简直就像是为了她的兄长而生的。

就算是托里斯见证了娜塔莉亚的成长,就算是他牵着她的手,走过了她漫长的童年,看着她从懵懂无知的幼童成了引入瞩目的少女,他也无法从伊万那儿分得娜塔莉亚的一丝关注。

只是娜塔莉亚在托里斯身边生活的时候,他从未想过、也从未注意过娜塔莉亚的心在哪儿。

而当托里斯意识到自己的心在娜塔莉亚那儿的时候,娜塔莉亚却已经离开了他了。

等到托里斯再次见到娜塔莉亚,那已经是在一段时间之后,在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房子里的事了。

那时候的她,已经是个窈窕纤细的美人了。

闪光的奶金色长发搭在她的身后,淡紫色的眼眸阴冷如冬日的星空。

站在她身边的伊万整了整自己的围巾,笑眯眯的看着他这个新朋友,目光像个得到了满足的玩具是孩子,托里斯看着他无端的感到了一股寒意。

那天正是他之后悲惨生活的起始,在那段无时无刻不被伊万折磨的灰暗的日子里,娜塔莉亚的存在是唯一让他不那么悲伤的事情。就算娜塔莉亚的一切都是围着伊万在转,就算那双紫色的眼睛从没正视他一眼,就算他没和她说过哪怕一句话,可托里斯就是一厢情愿的喜欢娜塔莉亚。

爱德华和菲利克斯他们都说他疯了,托里斯觉得他们说的或许是对的。

懦弱的他的确是像疯了一样的喜欢着娜塔莉亚,尽管那个被他爱着姑娘对此一无所知。

被伊万欺压的日子就这么平淡无波的过了许久,托里斯却并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这个有点可爱的孩子现在会这么愿意折磨自己,这一切都结束在那天晚上:平静被打破,疑问有了回答。

那是个在普通不过的东欧的夜晚,也是少有的娜塔莉亚不在的夜晚。那天晚上的星星闪烁不清,像极了娜塔莉亚看着伊万时晦涩不明的眼睛。

那天的伊万喝醉了,他少有的失去了脸上温柔又虚假的微笑,像只捕猎的熊一样将端着茶杯送过来的托里斯压在了门上。

托里斯的背狠狠的撞在门板上,他看着眼前人令人恐惧的面孔不自觉的吞咽着唾液,觉得自己的胃部因为对方的举动而有些抽痛。

伊万用手指梳理着面前人褐色的发,却又在下一秒狠戾地扼住了托里斯的脖颈,力气大的让托里斯的挣扎都显得无力。高大的斯拉夫男人笑着靠近自己的猎物,唇齿轻磕间吐露的话语让托里斯草绿色的瞳孔猛地扩大。然后伊万放开了可怜的托里斯,男人眼里可怖的情感让托里斯都不敢抬起头来看着他。

皮靴踏着地面的脚步声逐渐远去,托里斯才捂着自己绞痛的腹部扶着墙站起身来。

这个可怜的家伙跌跌撞撞的走向自己的房间。关上门的时候,他似乎听见了伊万歇斯底里的笑,带着点绝望的味道回荡在空旷的走廊里。

也就是在那天之后,娜塔莉亚与她的姐姐安东尼娜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托里斯很难再在伊万身边看见娜塔利亚的身影,这让他的心里总有点空落落的,而伊万在那天之后也很少再将折磨的重点放在他身上。

可直到托里斯从布拉金斯基家离开的时候,他也再没看见过伊万脸上出现过曾经的笑容了,他也再没在伊万身边看见过娜塔利亚的身影了。

天边的夕阳沉甸甸的垂在楼宇之间,托里斯回身看着身后这个他们生活了几百年的老房子。夏日的熏风吹起他鬓角的鬈发,在落日刺目的光里,他好像看见了娜塔利亚站在他前面的路上,裙角翻飞。

托里斯闭上了眼睛,伸手扶了扶头上的帽子,最终是毫无留恋的离开了这片异国的土地。

托里斯只知道夕阳拖长了他的影子,却不知道伊万一直站在门前目送他离去。

也就没有看见,站在伊万身边,却看着他的娜塔莉亚。

“哥哥…。”

“走吧。"

"走吧,娜塔莎。”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