椛妖

APH/全职*bg/gl*他人怀糖罐,我有笔如刀*

【极东姐妹】银手镯

只是《银手镯》里面接近开头的一个小片段。
时间段大概是民国时期,一九一七年秋的时候。
樱十四岁,王春燕十五岁。少年人的生活里没有战乱,没有离别,没有残疾。
两个人的感情还是干净懵懂的,像刚出芽的花儿一样。
让人心碎的纯净。
——————————————————

那夜的月是很亮的,像一个蛋黄色的西洋灯悬在天上,里面还拢了些误闯进去的昆虫,有着斑斑点点的阴影。

院子里静悄悄的,父母房里起伏的憨呼声清晰可闻。莲镜他们的屋门也闭的紧紧的,老妈妈们唔噜的梦呓从楼下传上来。

王春燕拉着本田樱的手,偷偷摸摸地打开了大屋的窗户,顺着墙沿爬到了院子里。留下本田樱站在窗台上 ,踌躇不定地看着那么远的地面。

“阿樱,你跳呀。”

王春燕站在草地上冲着她挥手,声音被刻意压低了,飘渺的散在风里,“闭上眼睛,别怕,我接着你呢。”

王春燕是在市井里长大的,从小就帮着父亲运货,虽然样貌玲珑,力气却不落下男孩。所以这话不算作假,也在本田樱心里添了几分勇气。可长在闺秀楼里的姑娘哪有过跳窗的经历,凡是第一次,总是要怕的。

王春燕便张开手臂,抬起脸来望着楼上的人,哄孩子似的说:“阿樱,你闭上眼睛,跟着我说的来。”

“一,二,三…跳!”

本田樱捂着嘴掉下来,正好撞了王春燕一个满怀。王春燕搂住了她,却没稳住自己。两个人咕噜噜地滚进了一边的秸秆堆里,撞了一身梗叶,模样狼狈又可笑。

本田樱瞧着王春燕刺猬似的造型,嗤嗤的笑起来,边笑又边赶忙伸手去挑她刺进发里的秸秆。王春燕也同样在笑樱身上被弄得狼藉的衣服,也同样边笑边替她拂去那些枯枝。

她们弄完了,就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泥土,又拉起手,匆匆地向着院子的围墙跑过去。

在院子北边的角落里,有一块围墙坏了,在墙角处漏了一个不小的洞口。虽说不小,可也不大,成年人没有一个能钻过这磕磕砬砬的洞口的。
倒也好,便宜了家里几个孩子,能时不时地就出去耍上一通。

王春燕领着本田樱钻过去,墙外是一半苍凉一半喧闹的北城的夜。
风很静很静的吹过她们的衣角,凉丝丝的。

王春燕握住本田樱的双手,转过身来面对面的瞧着她。清冷的星光映在姑娘的眼睛里,闪闪发亮。

“阿樱,你闭眼。”

她轻轻的凑到樱的耳边 ,声音里带着些独属于少女的,年轻的雀跃,“我要你睁开,你再睁开,好不好?”

本田樱的耳尖有点发烫,她身上馥氲的芬芳顺着风飘进鼻腔里,让深蓝的夜色里多了几分温馨馨的暖意。

“好。”樱没问为什么,也无需问。她轻轻地阖上了眼。

黑暗把本田樱包裹成一只巨大的茧,手指间王春燕的温度逐渐抽离,她习惯性地伸手去捉,却因为燕子的笑声而住了手。

“阿樱真是个小孩子!”王春燕的声音渐远,又渐近。

樱听见黑暗里传来有些类似于昆虫煽动翅膀的窸窸窣窣的动静。

“好啦,该睁眼睛啦!”

少女开眸,入目,便是飞舞着的万千萤光,如同繁星一般,自王春燕掌心扶摇而上。

她手里捧着满满一布袋的萤火虫。

没见过的人,是无法想象出那样的场景的。几十只萤火虫腾空而上,又吸引了更多的,这队伍浩浩荡荡地散在夜幕里,似乎整个北平的萤火虫都聚到她们这儿来了。
本田樱看的呆了。

王春燕走到本田樱的面前,伸手将右腕子上从不离身的银镯撸下来,又拉起樱的手,不顾挣扎地强将它套了上去。

本田樱想摘下来,却被王春燕一把摁住,她抬起头,无措地望向燕子,对方的目光严肃得让她心惊。

她听见王春燕说:“生日快乐,庆祝阿樱成为我妹妹两年了。”

然后王春燕顿了顿,又说:“庆祝本田樱来到王家两年半了。”本田这两个字让她说的很轻,轻的似乎不存在了。

本田樱眼眶蓦地湿透了,她的泪珠连串的掉下来,砸到手腕的银镯子上,几乎要留下一个坑来。王春燕一怔,忙把她抱进怀里来。

“哎呀,过生日,怎么还哭啦?”

本田樱没回话,她搂着王春燕柔软削瘦的身子,眼泪停不住地溻透了她的肩膀。王春燕抱着她,轻声细语地讲着些哄娃娃的安慰话,心里也极不是滋味。

她知道本田樱难过。

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将近三年的寄人篱下,谁心里能不委屈呢。樱还是个不多言的,最近半年总算是能相对流畅与自己说说体己话了,可从前呢?语言一知半解,不知习俗规矩,也没有友伴,她的日子该是怎样的难熬呢。

王春燕抚着本田樱垂肩的发,轻轻地呵出一口气来。
她说:“乖。”

“非,非常感激。”

本田樱道谢的声音很小,带着轻轻柔柔的沙哑的哭腔,和永远也改不过来的别扭口音。

王春燕没听清,她凑过去,几乎要把脸颊贴上樱的唇。

本田樱的脸颊有些红,她看着王春燕的眼睛,忽然想起还在家乡时听过,西洋人表达好感的方式是亲吻。

那是她在看见一对金发的人儿拥在一起时,兄长告诉她的。

那她现在很感激、也很喜欢春燕姐,是不是就可以用亲吻表示呢?
本田樱只是这么想着,就已经害羞的厉害了。

可她还是做了。

腼腆的小姑娘红了脸,小心翼翼地踮起脚尖,亲了亲王春燕的脸颊。

王春燕睁大了眼睛,愣愣的望向熟成了虾子的樱,忘了回应。

等到萤火虫扑腾着翅膀飞散,月光被紫色的卷云遮在半透明的帘子后面,王春燕才后知后觉的红了脸,飞也似的顺着墙洞钻回了院子里去。

本田樱追着她,踩着桔梗堆趴回了温暖的卧室里。她脱了湿漉漉的袜子,小心翼翼地走到床边上。

王春燕早就拆了发髻躺下了,眼睛闭的紧紧的,脸还红着,不知是害羞还是跑的太急了。本田樱坐在床边上看了她一会儿,便安安心心地也钻进了被子里去。

真好呀,燕子想着,忍不住要笑出来了,樱的眼睛里盛了月光呢。

太好了,樱闭上眼睛,松了口气,春燕姐没有生我的气。

月光晴朗,屋外萤火点点。

屋内一片安宁。

评论(10)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