椛妖

APH/全职*bg/gl*他人怀糖罐,我有笔如刀*

“您好,漂亮的小姐。我是安娜.布拉金斯卡娅。”

“你可以叫我安娜。”

王春燕又来到了她们第一次见面的舞厅,她坐在安雅曾经的位置上,点燃了指间的香烟。

暖和的大衣搭在椅背上,那上面带着衣服主人的体温和淡淡的烟草味。

歌女的歌声柔和,里面混着暧昧的香膏的气味。

店外车水马龙。

“我的燕子呀。”

她闭上眼睛,红色的唇瓣轻启,呵出一股模糊的云雾,迷住了她自己的眼睛。

“你胜于我所钟爱的任何风景。”

说这话的人长什么样子来着?

王春燕记不得了。

时间太久了,她的记忆力又比不上年轻时候,怎能记得起来呢。

她只能勉勉强强地想起一对紫色的眼睛,还有搭在地上的满是血液的长裙。


“再抱抱我吧,燕子。”

“我永远是你的阿尼亚。”


王春燕忽然听到有人在叫她,她睁开眼睛,顺手将烟灰掸进玻璃的酒杯里去了。

一个男人站在她面前,希望与她共舞一曲。

她笑了,将手递进了他的手心。

她们都不相信一见钟情,可是她们最终都深陷其中。

而现在,她信了爱情,也信了命。

可老天再也不会同她开一次玩笑了。

那个笑起来阳光似的姑娘,再也不会回来了。

评论

热度(6)